青青子衿

与你相遇好幸运

weibo@青青子衿moment


去留无意,宠辱不惊
相逢即缘,与君共勉

【郭楚】缘来 缘散 缘聚


狗尾续貂, 环太的END. @四环
同人的铜人

he
ooc属于我



楚恕之消逝了。

什么都不剩,什么都没留。



“凤凰花开两季,一季缘来,一季缘散,缘去缘来终会散,花开花败总归尘。”

郭长城木讷地放着电视,让屋子里不那么空荡荡的。这个世界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地走,不知下站去哪,不知何处停留。


花开花落,缘来缘散,太缥缈了,像雨像雾像风,抓不得,留不住。

郭长城呆呆地摆弄手中的沙漏,还是和楚哥一起买的。时间就像细碎的沙,握得越紧,溢得越快。好像就在昨天,好像就在身边。

“愿这生生的时光不再枯萎。”

播插曲了,郭长城掐头去尾地听到这么一句。要是人能繁花似锦、永开不败,该有多好。


郭长城去花鸟市场买回十几盆昙花。每天辛勤地浇水松土施肥,一个月了,日日长相见。

郭长城经常面对陶盆呆呆地坐着,什么都不干,从天亮到天黑,从天黑到下一个天亮。

他怕。怕花什么时候花开花败,怕他什么时候回来又走。怕他却不知道。




特调处所有人都说不出安慰的话,只得任由郭长城眼里的红血丝生长,绵亘似天边灿烂的晚霞。

天昏昏沉沉了。昙花羞羞答答。

一壶清酒,一身尘灰。

等待着乳白的花骨朵,等待着心之所系的人。


心心念念的花真的开了。

淡白色的,不黯淡,不璀璨,静静站着,就很美好。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郭长城看过这昙花一现,却没等到想见的人。他坐在地上,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抽噎,肩膀一耸一耸,嚎啕大哭。



楚哥,真的不会再回来了。
为了我,他消逝了。


突然一只温暖的大手一下一下抚摸着涕泗横流的小孩的后脖颈,“呆鹅,别哭。我回来了。”

三百年前楚恕之的执念让他身死神在。
三百年后郭长城的召唤让他重回人间。

现在的楚恕之真身是昙花。
昙花的花语是刹那间的美丽,一瞬间的永恒。
由郭长城的思念而来,与郭长城的信念同在。



“一场春秋,生生灭灭,浮华是非。待花开之时再醉一回。”

插曲又响。
绝情灭爱又如何。
一生那么长,有足够的时光,被小心轻放。


——分割线——
青青子衿的碎碎念

我觉得郭长城其实有点像锦觅,绝情无爱。

但是锦觅吐出了陨丹,那未来的郭长城呢?

世事无常,爱有常。


——缘聚的end——


【巍澜】一闪一闪亮晶晶


『三年二班的巍澜住对门
和最喜欢的人说晚安安安』


三年二班的赵云澜在写《我最喜欢的人》时犯了难。叼着笔杆,托着下巴,陷入沉思。

妈妈说,男孩子长大是要娶媳妇的。从小就要做真正男子汉,这样才能保护爱的人呢。



放学路上听着大街小巷的歌,“小巍呀,你可知道我爱你”,赵云澜城墙厚的脸皮也羞羞答答地红了红。

拉着小巍的手也沁出一层薄薄的汗,赵云澜连忙抽出手在裤子上蹭蹭,又迅雷不及掩耳地攥住巍巍的白白嫩嫩的小手。


我长大要娶小巍回家。
这是八岁的赵云澜连续四年的生日愿望了。

眯着眼偷看看着蜡烛前小巍红扑扑的脸蛋,年复一年,赵云澜鼓起腮帮子一口气吹了五支、六支、七支、八支蜡烛。

小小的身体蕴含着大大的能量,能吹灭的蜡烛也越来越多。

赵云澜每天盼啊盼长高一点,长大一点,快快把小巍娶回家,省的被花花草草惦记。



想着想着,赵云澜下笔如有神,洋洋洒洒写了三百字的作文。进步显著,按平时正常水平,赵云澜半小时能憋出来六个字,标题——我最喜欢的人。

急匆匆地把作文本塞进书包,赵云澜就忙不迭往对门的沈巍家跑,“小巍,我们出去玩吧!”


手拉着手去足球场,两人踢完足球满头大汗地回家洗澡,就是住对门儿还要依依不舍地执手话别。

“明天见,明天见,明天见。”

赵云澜笑眯眯地歪头看着“最喜欢的人”,郑重其事地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晚安安安。”

沈巍学习能力一流,马上依葫芦画瓢。
心里默默地想着昨天和云澜一起看的杂志“晚安安”就是“我爱你,爱你”,带小私心地又加了一个“爱你”。

不好意思正眼瞧云澜的沈巍不知道,心上人早已将他羞红的耳尖尽收眼底。


“晚安安安。”

赵云澜飞快地在沈巍团子般的脸上啵儿了一口,钻进自家的门儿。

今晚梦到“最喜欢的人”的梦又香又甜,就像巍巍的脸蛋。

小云澜裹紧小被子,翻了个身,继续在梦里和心上人儿约会。


第二天放学前,老师批改好的作文发下来了。

赵云澜本子上画着波浪线的好词好句:
小巍的眼睛像星星,一闪一闪亮晶晶。


赵云澜闹腾着去抢沈巍抓得紧紧的作文本。

谁知平时百依百顺的小巍左躲右闪,迫不得已拿“不给我就再也不理你啦”威胁,赵云澜才拿到被拉扯来拉扯去的本。



翻开一看,“我最喜欢的人”——赵云澜。

“嘿嘿,小巍好巧呀,我们有缘。我最喜欢的人是你。”

天不怕地不怕的赵云澜突然扭捏,还不忘博美人儿一笑。


“不巧,我一直喜欢你。”

沈巍怯生生地别开头偷瞄,鼓足勇气开口,但红彤彤的耳朵出卖了他。

赵云澜心花怒放,原来小巍的眼睛比星空更灿烂。




【巍澜】新婚燕尔


和沈巍在一起之前,赵云澜一直是全龙城最霸道的仔。

酷炫漂移的机车坐骑,狂野不羁的鸟巢发型,还有一只肥硕圆润的黑猫警长,特调处的赵处长绝对是上世纪香港警匪片里正义的标杆。


一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儿,一个能吃的圆滚滚的万年猫妖,生活粗糙得有滋有味。

小剪子,小梳子,吹风机这些宠物美容美发工具,不可能在乱七八糟的屋子里占一席之地的,除非赵云澜下海开宠物沙龙。

更甭提香喷喷的饭菜,不可能出现在这个猫毛满天飞的猪窝的,除非赵云澜凭空变出来个贤惠体贴的田螺姑娘。



真香。

赵大处长出马,一个顶俩,坑蒙拐骗“田螺姑娘”——温文尔雅的沈教授回家,虽然沈教授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肉眼可见的,猪圈焕然一新,而且越来越有生活气儿。


沈巍对待猪圈里的原住民——黑猫警长大庆,就像新婚小夫妻决定养宠物那样,细心周到地买了猫粮、猫爬架、宠物别墅,甚至还有一只耳公仔。

猫形大庆当然是没办法给自己鼓捣造型的。

沈巍洗净擦干一团乱蓬蓬的毛,拿着小剪子细致地修理成圆弧状。

赵云澜坐在一边托着下巴看,耐不住性子的手不时揽住爱人的腰捣乱。

“云澜。”别闹。

轻声呵斥也不起作用,沈巍迫不得已使用黑袍使学来的异能——宠物美发师,这才让颤抖的手没给大庆理一个赵云澜啃的造型。



大型肇事狗狗偏偏还不自觉,嬉皮笑脸地紧了紧环住大美人儿的双臂。“宝贝儿,我吃醋了。怎么办?”

大美人儿理解力很强,三下五除二扒了煽风点火的肇事者的衣服。“去洗澡。”

听着浴室里那人走调的歌声,沈巍加快速度打扫给猫剪完毛乱七八糟的战场。


不一会儿的光景,猫咪就沉入香甜的梦乡。

赵云澜裹着浴巾出来,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精壮的胸脯流到马甲线,最后像一滴墨水落进大海,氤氲了围在腰间的浴巾。

沈巍喉咙突然有点哑,拿着情侣款的淡蓝色毛巾轻轻擦着那人乱如鸟巢的发。


绕是内心深处身经百战的新手司机赵云澜,也没搞清楚自家爱人的脑回路。放在腰间准备解浴巾的手上也不是,下也不是,就那么尴尬地不知所措地放在原地。

“呼呼”吹风机调到温温的小风那一档,穿过澜的黑发巍的手,慢条斯理地抚摸着丝丝缕缕的秀发。

“小巍,大风能快点。”慢动作回放似的吹头发让赵云澜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但又只能不动声色地提醒。

不出意料地,从氤氲一层水雾的梳妆镜里看到的沈教授摇了摇头,自顾自地摆弄赵处长的头毛。


十五分钟后,巍澜家新上岗的发型师Tony沈,成功地把赵云澜的秀发吹得服服帖帖的,像个软萌萌的高中生。

“沈教授,这是想把我送到高中回炉重造?”

赵云澜偏着头,一脸无辜地叼着棒棒糖。

犯规啊。沈巍想了想云澜最近跑了好几个案子,着实心疼爱人的劳累,想把他变小揣进口袋,但绝不能折掉他骄傲的翅膀,也不能对龙城、对特调处不负责任。

那么就做他最温暖的怀抱和最坚实的港湾。
至于新婚夫夫腻腻歪歪的事,来日方长。


沈巍轻轻地在赵云澜的额头上落下一吻,“晚安。”

赵云澜偏偏不依不饶,伸出手隔着衬衣在爱人的腹肌上画圈“大宝贝儿,今晚的夜宵呢?”

没成想沈巍一个瞬移钻进厨房,炊烟袅袅,不一会儿端出一碗香喷喷热腾腾的卧着荷包蛋的羊汤面。

赵云澜一脸悲愤地吃个底儿朝天。

真香!


媳妇儿太体贴怎么办的end

为盐太和KE太太打call~

『影不离灯』
我入手的第一个同人本

流淌在指尖的细腻,
行走在纸上的美好。

@盐一罐  @KE

【楚郭楚】长城追爱记

cp无差。国庆快乐!
镇魂女孩都是文中可爱的萌妹纸!♥

郭长城名字由来      举国欢腾的日子


01

郭长城打小就和长城结下不解之缘。

郭爸郭妈的拳拳赤子心,不叫孩子郭国庆,就喊娃娃郭长城。


生在长城边,长在长城下。

一家人郊游首选八达岭。

郭爸开着长城润滑油的长城汽车,拉着长城和长城妈,一年咋的也得去个十回八回。


郭长城小时候那前儿热播《外国小孩中国爸》,“长城长,故宫大,香喷喷的是烤鸭”。

郭长城最有发言权,长城到底多长,故宫到底多大。



  
02

郭长城后来明白了,他就是为长城志愿者而生的!

国庆假期,北京城遥哪儿人山人海。

没抢着去往海边的车票,古道热心的留守大龄儿童任劳任怨地拿着个旧袖标,在国庆第一天就登上了熟悉不能再熟悉的八达岭。


“您慢着点儿。请靠边儿注意安全。”

天气转凉,忙忙碌碌的郭长城还是出了一脑门儿汗。

中午休息屁颠屁颠地跑去买了根儿老冰棍儿,郭长城终于能忙里偷闲,站在拐角嘬溜嘬溜、凉快凉快。


奔向垃圾桶的路上,斜向前进的郭长城被挤得皱皱巴巴,连累得褪色的红袖标多了几条褶子。

刚往垃圾桶里成功进球一粒,郭长城就被汹涌的人潮挤进一个温暖宽厚的胸膛。

又滑又嫩,富有弹性。郭长城向像摔进蹦床,光速被弹了回来,眼冒金星。


“对、对对不起。”郭长城歉疚不已,结结巴巴。

鼓足勇气抬头,郭长城发现自己一不小心撞上了英俊挺拔的警察蜀黍,不不不,警察小哥哥。




03

丘比特那光屁股小娃娃真不靠谱。

咻咻咻。

把从未谈过恋爱的晚熟的小郭巴射成小刺猬。

在青春尾巴根儿上的郭长城,被突如其来的爱情火花撞得闪了小蛮腰。




04

警察蜀黍楚恕之,勤勤恳恳大白杨,伫立长城景区旁。划重点——为人民服务,顺便提一句节假日三倍工资。

何乐而不为呢。

虽然挤到变形。

努力挺胸收腹,减小身体体积,楚恕之勉勉强强在犄角旮旯拥有一席弹丸之地。


竟然被小破孩推推搡搡到另一个哨岗!

是可忍孰不可忍!

楚恕之今天憋了一身的劲儿,正愁没地儿使。一个倒拔垂杨柳,楚警官把小孩儿抗在肩上,挤出人群再放地下。


“老实儿待着,小屁孩儿净添乱。”

楚警官嘴上恶狠狠地这么说,其实也是担心人来人往人挤人,小孩子家家的别出啥事儿。




05

郭长城真是委屈巴巴,掉进后海也洗不清。

晚熟的他好不容易遇到心上人儿,就留下这么个糟糕透顶的第一印象。真是闻者落泪,见者伤心。


“我我我,我没有。”

“舌头捋直了再说话!”

“我是志愿者!”

可怜的实在娃中气十足地回答。

但似乎没有什么威慑力。
 

楚恕之冲小孩摆摆手,嘱咐了一句“注意安全”,就回到工作岗位。

摇摇头,无奈地笑笑,楚恕之觉得气鼓鼓的小孩儿脑袋上的呆毛像乱蓬蓬的鸟巢。

平常祝红、汪徵他们总嘀嘀咕咕的什么炸毛攻、呆毛受,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样子的。




06

郭长城人如其名,有一种不登长城非好汉的魄力。

用从小到大班主任的评语来说,坚韧执着。换句话说,就是一根筋,拗,不撞南墙不回头。

楚恕之被这么一块狗皮膏药黏上,甩都甩不掉。


严肃的警察蜀黍和可爱的志愿者葛格,神奇的组合成了长城一景。当然是对于叽叽喳喳的萌妹子们来说。




07

国庆黄金周第三天了,两人还没什么实质性进展。

虽然大宝天天见,但是除了你好,再见,就只能问个“吃了吗您内”。

虽然加了微信好友,但是除了第一次的自我介绍,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郭长城扳着指头数啊数,这两天回家上lofter恶补了不少功课,咸鱼郭长城决定大翻身,必须加快追求速度。

“开门见山,干脆利落。主动出击,直捣黄龙。”

嗯。郭长城一手抓着手机,一手托着下巴,点点头。这篇文章单纯不做作,就是它了。


“哥,我想和你生猴子~”

正在喝果汁儿的郭长城看到这里直接笑喷。

哈哈哈哈哈哈,作者真是个手残党。

明明是看猴子,花果山美猴王嘛,怎么打成了生猴子。人猴殊途,有生殖隔离的,哪能生出小毛猴。


虽然千挑万选的这篇单纯可爱、清新脱俗的甜文又让人沉浸其中难以自拔。

郭长城还是恋恋不舍地放下手机睡觉,决定明天试着约一约楚警官。




08

  “楚哥,”郭长城趁着午休时间挤到威武挺拔的警官同志身边,“你执勤到哪天呀?我今天是最后一天志愿者。”

“今天。我也是。笨蛋,不是和你说过了吗?”


郭长城其实是明知故问,不好意思地挠挠头,“那楚哥有什么安排吗?”
 
 
“没有。你呢?”

“真巧。我也没有,我们去动物园看猴子吧!” 郭长城眨巴着大眼睛,一脸期待。

“可拉倒吧,遥哪儿嘎达全是人。”楚恕之不给面子不配合地泼冷水。


肉眼可见地,小郭巴垂头丧气的像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不拉几。

楚恕之装作不甚在意,一边抬头看天,一边连忙补充道,“吃吃饭,看看电影,不挺好的吗?”

小茄子又被放进温暖如春的温室,恢复了活力。“好呀!那我们一言为定,不见不散!”




09

郭长城飘飘忽忽地沉醉在约人成功的喜悦之中,回家一鼓作气继续看太太的更新,学点约会实用技巧,有备无患。

什么!生猴子!是指……!!!

小郭巴震惊到说不出话,脸涨得通红,打算尘封这个秘密,这这这怎么好意思开口啊,还不知道楚哥乐不乐意呢。

累了一天的郭长城跌进软软的枕头,沉沉地掉入了香甜的与楚哥约会的美梦。




10

美滋滋的约会,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紧接着第三次。

不过两人始终没去野生动物园看美猴王。


时光飞逝,假期永远那么短暂。

再是心不甘情不愿,也得回去上班。

郭长城接到转正通知,被从一名见习户籍民警,变成一名正式刑警。转变可谓是地覆天翻。


郭长城马不停蹄的前去特调处报道,只见心心念念的约会对象、梦中情人慵懒地抱手站在一边。

“这周六爬长城。走一个,长城?”

郭长城真的和长城有不解之缘。


楚哥:不上长城非好汉。
长城:不让郭长城上真遗憾。
(借用太太的经典语录)


                 KIeinliebe

Meine   Liebe   ist   Klein   Flasche.
Du  bist  Sonne.     Ich   bin   Regen.
Vielschieden  ,  aber   getrennt  nicht.

               克莱因之恋
                              ——渺茫的爱

我的爱就像克莱因瓶,表里如一。
你是阳光,我是雨露 。
千差万别,却又不可分割。

 lofter@青青子衿
图文原创,翻译原创。
若有谬误,敬请指正。

【郭楚】枯树枝


~郭楚~

万里长城与楚楚动人的入群作业(下)

姊妹篇
其一(糊锅巴)焦头烂额
其二(枯树枝)万木逢春



楚恕之泛函分析心犯寒,总觉得有一双鬼鬼祟祟的眼睛盯着,赤裸裸打量的目光让人毛骨悚然。

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楚恕之发现这件事并不简单。



一个瘦弱似小鸡仔的白T恤男孩,肆无忌惮地目不转睛地盯着,黑衣黑裤一身嘎达肉的壮汉,以及壮汉草稿纸上龙飞凤舞的证明。

这画面怎么看怎么奇怪。



事情似乎在奇奇怪怪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常坐的这排座位比楚恕之自己的脸都干净。
每天早晨比赵云澜准时几百倍的酸奶。

这些征兆,等价于,一个纯情少年陷入暗恋的漩涡,还没尝到恋爱的甜蜜就已感受到失恋的苦涩。



啊喂?啊西吧!臭小子,赵云澜那家伙到底有什么好呀?沈巍太太被蒙蔽了明亮的双眼不说,又有一个呆鹅五迷三道、神魂颠倒。

楚恕之完全没意识到,在愤懑不平喜欢的太太眼光不太好的同时,自己好像在吃赵云澜的醋,因为那个愣头愣脑的傻小子。



醋味在赵云澜和郭长城亲亲热热地交谈时达到极大值。

赵云澜不仅每天喝着傻小子的酸奶,还抓了一大把臭呆鹅的糖。啊啊啊,他不知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的道理吗?沈巍太太也不好好管管。

当从敞开的门里看到郭长城激动地抓着赵云澜的手,楚恕之突然觉得泛函分析的证明题真让人心犯寒。(毕竟泛函分析心犯寒🐴)

枯树枝心犯寒的假end





自从春风十里、春雨绵绵的沈巍太太到了这个凄凄惨惨戚戚的自习室,好像春光明媚、春暖花开。

小澜孩变得乖巧懂事又可爱。

不知为何,呆鹅没有失恋的紧迫感,却不为所动地坐到了自己身边。



直到和赵云澜双双被拿下,楚恕之这才回过味儿来。好小子,声东击西,围魏救赵呀。

郭长城小丫鬟忙不迭地服侍着楚恕之大少爷,耳语了一句“本来我就是冲着楚哥来的”。

万年的枯树枝也能开了花。


赵云澜还我酸奶的真end


【郭楚】糊锅巴


~郭楚~
万里长城与楚楚动人的入群作业(上)

姊妹篇
其一(糊锅巴)焦头烂额
其二(枯树枝)万木逢春



学习gay论(划掉)概率论,郭长城有点焦头烂额。

君不见天书公式题中来,但见袅袅婷婷楚楚动人。

郭长城写了好几张草稿纸,用他的心上人楚恕之出现的概率密度函数计算相遇的分布曲线。

此时此刻的他终于懂了,数学来源于生活。



距离在这个自习室初遇学神已经一周了。

郭长城蜷缩在小角落,看着斜前方的大神洋洋洒洒地写证明。

恨不得拿出望远镜仔细欣赏。

想想还是算了,大神可远观不可亵玩。



弱小可怜又无助的小透明郭长城,追爱男上加男,哪里还敢迎男而上。

即使心里的小人叽叽喳喳讨论了千八百种耽美小说的套路,郭长城也只会偷偷摸摸地第一个到自习室,掏出餐巾纸把楚恕之常坐的位置擦得锃光瓦亮,堪比大神本人充满智慧的大脑门儿;再放一瓶酸奶——草莓、黄桃、椰果、原味,两天一样轮着来。



守株待兔半个月,郭长城终于收获了大神同座的赵云澜充满怜爱的白眼。

上供了一大盒棒棒糖,郭长城才套出酸奶都进了赵云澜肚子的情报。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郭长城本意徐徐图之,但远水解不了近渴,好说歹说拉来了学神沈巍——在不经意透露楚恕之同座的人是赵云澜之后,事情似乎顺利很多。



基友是一种神奇的存在。闺蜜同理可证。虽然这对闺蜜是塑料“姐妹花”。

当巍澜如胶似漆之时,郭楚的关系也一日千里。



撒娇卖萌,无所不能,赵云澜一代宗师。
耳濡目染,潜移默化,郭长城自学成才。

小锅巴手忙脚乱地给大冰块捏腰捶腿,端茶倒水,嘴也不闲着——喊666。

郭长城终于明目张胆地登堂入室,获得楚恕之身边的宝座。

好好研讨一下gay论(划掉)概率论,才是拥有一个学神男票最大的福利。


糊锅巴之gay论的end

【楚郭楚】举国欢腾的日子

#国庆快乐~#
#祝福我们亲爱的祖国!#


生在红旗下,长在新世纪。郭长城生日就在十月一日。

郭爸爸执意要表达爱国热情,给小宝宝取名“郭国庆”,被郭妈妈谆谆叮嘱“国庆是个好名字,但是你姓郭”。为了自己能口齿伶俐,不结结巴巴,郭爸爸被迫打消了念头。

郭妈妈灵光乍现,一拍脑门,“长江长城,黄山黄河,在我胸中重千斤”。郭爸爸叫长江,郭宝宝叫长城,一家人整整齐齐的中国心!

两人愉快拍板决定了郭长城的名字。正好英文名也有了,Great Wall!



郭长城不负父母的期许,沐浴着阳光茁壮成长。

警察父母的拳拳爱国心,是被同样做警察的舅舅代为转达。郭长城只有父母身着制服抱着年幼的他的照片。

成长路上少不了坑坑洼洼。郭长城跌跌撞撞地,磕磕绊绊地,成为了一个有铁一般信仰、铁一般信念、铁一般纪律、铁一般担当的人民子弟兵。



郭长城从未刻意提起自己的生日,但温柔体贴的他从小到大都有很多人为他庆祝生日。

提前一天的国庆放假前夕,小学一起喝冰阔落,中学在教室里、在操场上围坐唱生日歌,大学在寝室点蜡烛。生日当天,国庆节日,舅舅和舅妈为他做桌好菜,买个蛋糕。

热热闹闹地和亲爱的祖国一起成长,郭长城心满意足。



今年或许有些不一样。
这是长城和他楚哥在一起的第一年。

特调处前一天集体给小郭办生日派对。当天中午回舅舅家吃午饭,下午搬礼物去孤儿院探望,晚上才能和楚恕之独处。

郭长城忙前忙后地搬着大包小包,没顾上和楚恕之说几句话。楚恕之挽起袖子修理电器,倒腾桌椅,同样忙得找不着北。

这就是自家的小郭巴啊。楚恕之无不自豪地想。郭长城是什么做成的?月亮、水、一切温情的物质。郭长城是这些东西做成的。



劳累大半天回家,郭长城主动请缨要给楚恕之捏腰捶腿。楚恕之毫不客气地照单全收,然后加倍奉还。

左思右想,楚恕之还是觉得,大老爷们儿腻腻歪歪的话说不出口。坐在床上指着角落里乌漆漆的盒子,楚恕之对郭长城努努下巴,示意男朋友自己打开。

郭长城激动地颤抖着双手打开盒盖,一对粉红色的桃心形状的单只重5㎏的哑铃。

楚恕之装作漫不经心地盯着郭长城,但绞着被子的双手暴露内心的紧张。“喜欢吗,呆鹅?”


为保家卫国而锻炼。
不单单在这个普天同庆的日子。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