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子衿

与你相遇好幸运~


去留无意,宠辱不惊
相逢即缘,与君共勉

【锦玉】梅子金黄杏子肥


一只会说话的小魇兽
一个被锦觅吃穷的天帝玉


“觅儿,你别馋。你要什么小鱼仙倌都给你……”
润玉心里默默补上后半句,别再抢魇兽的口粮了,小魇兽吃菜叶子能长那么胖不容易……

锦觅哼了一声,转过身背对润玉。
最近小鱼夫君偏心得很,不树立一下当家主母的高大形象,连膘肥体壮的小魇兽都要比自己财大气粗了。
看看人间故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明兰可是说一不二的大娘子。
虽然自己是小鱼夫君的天后,但只顾得上吃喝玩乐这人间四大乐事,得给小鱼仙倌看看他家觅儿的实力!

我锦觅可不是吃素的!
果子精当然要无肉不欢,肉食主义,那就从改变膳房饮食开始吧!




润玉无奈地抱住锦觅,别家仙子争先恐后地减肥,觅儿独树一帜,把膳房打理得井井有条。

临近年关,觅儿还招纳了不少人间大厨,搞得天界劳动力市场竞争激烈,大厨们拿出看门本领,导致伙食蹭蹭上涨严重超标,这样下去天界还得问花界借粮。



半年前,天帝女婿求娶天后时,再三向花神丈母娘保证一生一世照顾好锦觅,让她事事顺心如意。结果半年后就吃不上饱饭???要去花界借粮???

润玉抚了抚额头,觅儿啊觅儿,看来为夫要在天界辛勤耕作,努力畜牧,才能养得起家里这只小吃货了!



“丰年留客足鸡豚,全都进了天后唇!”
“花间一壶酒,全归锦觅有!”
“帝后夫妇若得闲,与君美食与君眠!”
魇兽被天帝点化学会讲六界官话,几千年来做润玉陪读的文化积淀,诗词歌赋不在话下。

可怜的魇兽因锦觅经常虎口夺食而气愤不已,奈何偏心的男主人一心袒护贪吃的女主人只能在锦觅旁边蹦来跳去地念着歪诗,期待哪天锦觅这个女主人能良心发现。

事实证明,小仙女是没有心的。
锦觅不为所动,膳房呈送给天帝灵宠——小魇兽的各类鸡鸭鱼肉,全都进了锦觅的肚子。
瘦小无助但能吃的魇兽连根毛都没见着。




锦觅气喘吁吁地追打小魇兽,边追边骂小魇兽没良心,明明是天后吃肉魇兽喝汤,下次连汤都没有哼!

天帝润玉表示清官难断家务事,甩一甩宽袍大袖,摇身一变,穿上一件围裙,去为自家的天后娘娘洗手作羹汤了。
做好饭,润玉拿出一朵小红花,传讯给不知跑到哪里的锦觅,喊她回家吃饭。

锦觅踏上色彩缤纷的彩虹桥,挽着桥那头的翩翩公子的手臂,欢欢喜喜地去大饱口福了。



天界众人有目共睹,天帝真是勤勤恳恳,亲自耕种上万亩田地,喂养数千只鸡鸭,放牧几百头猪牛羊。

魇兽偷偷腹诽,还不是天后太能吃,硬生生把天帝逼得自给自足。
不过这话它是不敢说出口了,毕竟睚眦必报的天后娘娘封魇兽为蟠桃园主,专门看管桃子、梨子、梅子、杏子、李子等等等,只许看不许吃!!!



引用天帝原话,梅子金黄杏子肥,喝着贤惠温婉的天后娘娘亲自做的青梅醉、杏花酿,还有最最甜美的桃花酿,酒不醉人人自醉。

小魇兽虽是不满,倒也配合地在星河里蹁跹起舞,让沉浸在昙花香气里的帝后夫妇看上一出精妙绝伦的舞蹈。



小魇兽义正言辞地对天界众人说:
这可是看在帝后夫妇熟睡后最甜蜜的梦境的份儿上!
要不我小魇兽就算摔死、饿死,也不会给这对狗粮夫妇跳一支舞!




————真香!!!


《树深时见鹿》里的小龙和小花们

【锦玉】树深时见鹿(十)(番外)


(十)(番外)

取名技术哪家强



“娘亲娘亲!我为什么叫璞玉呀?我的龙纹可精致了呢!”
小小的金鱼花坐在锦觅腿上,一脸困惑地盯着娘亲。
锦觅不好意思地挠头笑笑,总不能说自家七宝的名字是秀恩爱系列之一吧。



说到文采斐然啊,小鱼夫君是顶顶有才华的好龙,但起名字这么欢快的事当然要分享给长辈们还有好朋友们了。
本想全权交给爹爹娘亲、簌离娘亲龙伯伯还有临秀姨甘霖叔、长芳主老胡他们,但几位长辈一致认为,自己的孩儿自己负责取名去吧!
长辈们的弦外之音是……锦觅和润玉千百年间生出来滴里嘟噜一大串孩儿,挨个儿起名太麻烦了。



取名字啊,是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了。
前四个孩子还未出生时,众位长辈仔细揣摩,一家取了一个名字用的,爹爹娘亲取的星河,簌离娘亲和龙伯伯取的凌霄,临秀姨和甘霖叔取的云淡,众芳主取的月华。




后来长辈们放手让帝后夫妇来承担取名重任,两人时不时生一个孩子,取的名字早没了条理开始乱套。
润玉呢,向来是锦觅第一,觅儿说的都好。
锦觅就开始放飞自我,乐呵呵地找来她的一大堆朋友,几个人探头探脑、装模作样地讨论起孩子们的名字了。



连翘一本正经地指着璇玑宫外的彩虹桥。
“锦觅你看,璇玑宫的彩虹桥多漂亮呀!红橙黄绿青蓝紫!就叫红儿,橙儿,黄儿,绿儿,青儿,蓝儿,紫儿!”
连翘摸摸锦觅圆滚滚的肚子里的五娃,摇着锦觅的胳膊。
“锦觅记不记得,我们之前一起看的那部韩剧《请摘星星给我》里女主角一家就是这样取名的!噢对,还有《欢天喜地七仙女》!”



老胡不赞成地摆摆手,捏捏自己稀疏的胡须。
“不行不行,小连翘。按润玉坏小子和锦觅臭丫头的速度,等生第十二个孩儿的时候难不成要叫黑儿吗?”
众人笑成一团。

连翘敲了敲自己的脑门,“是啊,名字不够用可不行!”
决明笑着又敲了一下,趁连翘还没反应过来又赶快伸手揉揉。

锦觅威胁老胡,要叫广寒宫的玉兔来吓唬他。但其实甚为认可,嘿,老胡说的还真有道理。这一大家子浅色系里冒出个黑底的,不成了白加黑嘛!



“依老夫之见,不如把小锦觅和大侄子互赠之物取成名字吧!”
月下仙人对自己的高见十分满意,心里想着宝钗和玉麒麟名字不错,一个代表着葡萄藤发簪,一个代表着龙之逆鳞,甚好甚好!
人间还有《红楼梦》里温柔体贴的大家闺秀薛宝钗和《水浒传》里丰神俊朗的玉麒麟卢俊义呢!


谁成想锦觅口出惊人之语,“小魇兽?小昙花?不妥不妥。”
本来昏昏沉沉的小乖乖听到被娘亲点名打了一个激灵,欣喜若狂地看着娘亲。
哇!弟弟叫小魇兽好像很带感!我可是爹爹娘亲的媒人呢!


锦觅感觉到脚边的魇兽呜呜呜咬住自己的裤脚,连忙摸摸头,变出一片菜叶给魇兽吃。
“饿醒啦?娘亲给你吃好吃的。”
魇兽不情不愿地细嚼慢咽,吞下一片白菜叶。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小乖乖。”
魇兽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期待地看着娘亲肚子里小魇兽弟弟,不一会儿便进入香甜的梦乡。
“看吧,叔父。我们已经有个魇兽儿子了,再叫小魇兽不是重名了吗?”



月下仙人挠挠头,正准备反驳锦觅这奇怪的脑回路,却被彦佑截下话茬。
“这六界谁人不知天帝夫妇恩恩爱爱,不如将秀恩爱进行到底!五侄子叫锦玉吧,朗朗上口,好听好记!”
肉肉第一个赞同,“是啊是啊,金玉良缘。一听就是我们家锦觅和润玉天帝的孩子呀!”
众人也纷纷表示认可,这不着调的小青蛇终于靠谱一回!



连翘不服气地问,“那之后的宝宝怎么叫呀?叫玉霜吗,润玉和霜花?”
锦觅捏捏连翘的脸蛋,“好的,玉霜的干娘,你好好教导她!”
“下一个叫璞玉!葡萄和润玉!”肉肉不甘落后,开始抢答。
锦觅挽着肉肉的胳膊,乖巧地蹭蹭,“那肉肉你可得当璞玉的合格干妈!”

连翘和肉肉兴奋地答应下来,五娃还在锦觅的肚子里就开始盘算六娃和七娃的奶粉、学步车和故事书了。



等众人欢声笑语地吃完晚饭,锦觅送众人离开璇玑宫后,在床上笑得前俯后仰,滚来滚去。
刚处理完公务回寝殿的润玉冲到床前,一脸焦急地握住锦觅的小手。
“觅儿,可是孩子闹你了?”
锦觅乐岔气,抱住润玉大大地亲了一口。
“小鱼夫君,快夸夸你聪明绝顶的觅儿!以后我们有再多宝宝也能过二人世界了!”



“小鱼夫君知道为什么觅儿为什么不让你给孩子取名吗?”
锦觅半躺着靠在润玉怀里,抬头看着润玉含情脉脉的双眼。
“觅儿是心疼为夫政事繁忙?”
润玉在锦觅的嘴唇上轻啄一口,一只手揽着锦觅的腰轻轻揉捏。觅儿怀着孩子甚是辛苦。


锦觅得意洋洋地捏捏两人十指相扣的手。
“我家小鱼夫君文韬武略,信手拈来地起几个名字还能受累吗?”
润玉早就猜到锦觅小脑瓜里的一堆鬼点子,却含情脉脉地微笑着配合锦觅的表演。
“这些娃就是璇玑宫里的电灯泡,我们趁此良机把孩子多往家里人放着,觅儿和小鱼夫君才能尽情享受二人世界呀!”


被叫作电灯泡的小锦玉不满地蹬了锦觅的肚子一脚以示抗议。
还没等锦觅呼痛,润玉心疼地不得了,连忙给锦觅腰后垫上软枕,搓热双手给锦觅暖暖。
“我的觅儿最聪明!今早我就把孩子们送到长辈们那里了,我们的二人世界正如觅儿所愿……”



芙蓉帐暖,春宵苦短。





思绪转回到眼前,璞玉白白嫩嫩的小手在锦觅的脸前晃来晃去。
奇怪,数九寒天里娘亲的脸怎么红扑扑的?
“娘亲,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锦觅想着上次与润玉的金风玉露一相逢,哪顾得上搭理小小的璞玉呢。
“这你就要问你肉肉干妈了呀!”


璞玉咕噜噜下床,恋恋不舍地摸摸锦觅的圆鼓鼓的肚子。
“好吧!娘亲你和弟弟妹妹休息吧!”
璞玉蹦蹦跳跳地去找彦佑蜀黍和肉肉妈咪家的青青玩去了。


看着璞玉兴高采烈地去找发小,估计这两天都不回来,锦觅古灵精怪地眨眨眼。
“计划通,孩儿们还是那么好玩还好哄。今晚得问问小鱼夫君,怎么奖励他最聪明最可爱的觅儿呢?”




六界野史记载,这就是天界帝后夫妇的一堆小崽儿们的名字由来,而且啊,隔三差五还有新的小崽儿冒出来。


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六界人士作一首打油诗:取名技术哪家强,帝后夫妇别谦让。恩恩爱爱一堆孩,亲朋好友那里放。

不过那位匿名作者为大家留下一点猜测他是何方人士的线索:悠悠我心锦玉情,星移斗转更充盈。


聪明的读者小可爱,这就是某六界话本里最甜蜜的故事,你猜对了吗?




————分割线————

青青子衿的碎碎念

谢谢 @浅梦微笑 小可爱的打赏鼓励!

我再捞一下锦玉明信片周边
盒装明信片9张每盒,9.99元
(锦玉久久久)(有小惊喜掉落,暂时保密)
淘宝店:质心小筑
♥锦玉良缘明信片♥


小可爱们看出来我安利的韩剧《请摘星星给我》了嘛♥
女主红儿带着父母收养的好几个弟弟妹妹,住进暗恋的大律师家朝夕相处的爱情故事
有点年代感了,但是纯真可爱的小朋友们永远是最大的看点



2019年
表白一位宝藏太太 @狐周周
期待周周女神的新书《春明梦余录》



@狐周周
挥毫泼墨,风流倜傥,
崇祯帝皇,跃然纸上。


对周周女神的新书翘首以盼!
书宣链接:春明梦余录(初宣)

小可爱们新年快乐!


@狸少曰-yue 太太绘制的
由lo主青青子衿本人设计的

巍澜楚郭明信片和透卡
要和大家见面啦!

质心小筑
链接请戳这里:【质心小筑】
质心小筑欢迎你
(评论中也有链接哦)


满29.9江浙沪包邮,满36.6全国包邮。
因为本人是学生,不是职业卖家,邮费比较贵,请大家多多谅解!

但透卡和明信片里满满的都是爱呀!
我会为小可爱们包上透明保护袋的!


缘分使然,刚好是11131414,要一生一世呀~
谢谢priest神仙太太还有剧组的演职人员老师们,带给我们这么美好的故事~


这就是巍澜楚郭的魅力吧♥
让一群素未谋面的女孩结缘

希望你们收到我和阿狸满满的祝福♥
再次祝小可爱们新年快乐!


祝大家新年快乐!
暑往寒来,欢喜依旧


锦玉良缘明信片♥
欢迎小可爱们光顾我的淘宝店~

质心小筑
满29.9江浙沪包邮,满36.6全国包邮

盒装明信片链接:
锦玉良缘明信片♥

(评论也有哦♥)


新的一年,我们继续与甜蜜相伴!

【锦玉】树深时见鹿(九)(大结局)


(九)(大结局)

“觅儿,嫁与我你可曾后悔?”
锦觅看着凝望着手足无措的小鱼仙倌,整理着他洁白的婚服,仔细抚摸着上面葡萄、霜花还有应龙的纹路。

“小鱼夫君莫不是有人界那婚前恐惧症了?这段时日天天黏着我,我都说了千百遍了,再讲一遍,我愿意,我爱你。”
锦觅上一秒还深情款款,下一秒装作凶神恶煞的样子。
“今日成婚后,你再想这些乱七八糟的,小心本天后吃了你这颗葡萄,剥了你的葡萄皮,吃你的葡萄肉,还不吐你的葡萄皮和葡萄籽。”

润玉轻笑出声,“觅儿这是要将为夫吃干抹净啊。”
“不然咧,你胖是我的葡萄,瘦是我的葡萄干,我葡萄藤在这儿反正你是跑不了。”


寝殿外面的仙人们听着帝后夫妇的打情骂俏,心里有苦难言,这还没结婚就如此甜蜜,怕是婚后众仙要去岐黄仙倌那儿补牙——被帝后夫妇甜齁的。

还好水花风雨夫妇及时赶到,在门口提醒你侬我侬的二人。
“咳咳咳咳,觅儿、润玉陛下吉时已到,准备拜堂吧。”
水神出声打断,撇着嘴回头瞧瞧一群让自己做坏人好事的师弟师妹们。


一双白璧无瑕的佳人立于长辈们面前。
“好啦,爹爹娘亲,叔叔姨姨,你们看今天的小鱼仙倌是不是丰神俊朗的翩翩公子?”

花神微笑颔首,啧啧称赞。
“娘亲这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锦觅握着润玉的手,抬起下巴骄傲地求润玉表扬。
只见小鱼夫君的脸从耳朵红到脖颈。


水神花神原以为锦觅是陨丹的缘故,所以锦觅热烈而奔放,没想到懂得情爱之后越发肆无忌惮地秀恩爱。

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父亲母亲、叔叔姨姨请放心地把觅儿交给我,润玉与觅儿一生一世一双人,让觅儿无忧无虑、平安喜乐。”
润玉坚定地看着长辈们,立下千金一诺、上神之誓。


锦觅这个毁气氛的小葡萄咕噜噜地挡在润玉面前,双手得意地一叉腰。
“那可不成,我们以后还要有一堆小银鱼宝宝呢!”
“好,”润玉眉眼弯弯,言笑晏晏,“还要有小花鱼宝宝、小霜龙宝宝,觅儿你欢喜就好。”


长辈们扶额,现在不是聊生宝宝的时候,等拜堂后灵修后,你们慢慢讨论啊,让我们都站在这里吃不上喜糖还得吃狗粮!

突然懂了仙人们盛传的那句话,“走过璇玑宫,要喝水一桶。”被帝后夫妇狗粮噎的、蜜糖齁的。



簌离也来探望新婚夫妇,虽选择与西海龙王四太子夫婿居住在笠泽,但如今是天帝生母、天界太后,身份高贵非比寻常。
之前簌离见锦觅诚心诚意地爱护润玉,也为儿子得一良偶而高兴。

“觅儿温柔体贴,娶到你真是鲤儿的福气。祝你们伉俪情深、地久天长。”


老胡、连翘和肉肉挤进被来道喜的六界人士团团包围的璇玑宫。

“润玉陛下你一定要对我们锦觅好啊!不然我们就放虫子咬你的果子!”
三个活宝叽叽喳喳地你一言我一语,威胁这位年轻的天帝陛下善待天后。

众芳主落落大方,但也一脸戒备地紧盯着润玉,生怕锦觅受一点委屈。

润玉忙不迭点头应允,心想哄好这么多娘家人真是甜蜜的负担。


“别忘了我这六界第一美男子!”
“扑哧君!”锦觅惊呼。
“义兄和锦觅大喜的日子怎能少了我。祝你们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彦佑转了一圈,翩翩然落到新人面前。
“明明我家小鱼夫君才是六界第一美男鱼!”
锦觅的话毫不留情地在彦佑心口扎了一刀。


不过啊,看彦佑和肉肉的样子也好事将近了吧。
还有连翘,在自己准备婚礼的这段日子,和决明走得亲近。
果然我小葡萄还是很有带动效应的嘛!



良辰已到。
流光溢彩的魇兽叼着花球,乖巧地引领新人走上大殿。
说起来,帝后夫妇美好的爱情故事由这位小红娘牵线搭桥。


润玉和锦觅并肩携手,登上高台。
花团锦簇,芬芳馥郁。
夜莺为新人歌唱,锦鲤为爱人舞蹈。
流星划过夜空,将大殿照的宛如白昼。

长长的礼服裙摆熠熠生辉,两情缱绻,爱意绵绵。
锦觅和润玉眼里只容得彼此,就要这样凝望着对方,直到地老天荒。



众仙屏气凝神地看着天造地设的帝后夫妇,果真是绚烂夺目。
旭凤站在前列微笑着注视着,经历了许多,执念是最要不得的。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往事如烟随风飘散吧。祝愿兄嫂能和和美美,长相厮守。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月下仙人尽职尽责地高呼,“礼成!送入洞房!”
帝后夫妇的话本子要大卖了哈哈哈哈,真是一笔巨大的灵力收入。划掉,不不不,是一段缠绵悱恻的美好情缘。
毕竟腹黑的天帝惹不起惹不起。




后来的后来啊,璇玑宫像是有了全国的戏班子,热闹地要掀掉屋顶。


肉肉抱着金鱼花,用手指点着案几上的童话书一字一顿地讲着她父母的爱情故事。
那边扑哧君手忙脚乱地给另一朵龙须花冲奶粉。
转头是老胡在逗弄学步车里的龙船花,连翘和决明在哄不住啼哭的灯龙花。

花神水神、风神雨神和簌离还一人抱一个不一样大的小龙崽子。簌离怀里的龙崽子被西海龙四太子逗得可开心了,乐呵呵地笑个不停。


花界众芳主头痛扶额。
龙生九子,帝后夫妇也太恩爱了吧。
九子复九子,子女何其多。
合着天界人口老龄化的问题都依靠帝后一家解决呀!


此时的锦玉夫妇把一堆令人头大的小崽儿们甩给家里人,欢欢乐乐地去人间度不知道第多少个二人世界的蜜月了!



【锦玉】树深时见鹿(八)


(八)

见到太微还是不肯悔改,荼姚心如死灰。
梓芬那个妖精的情劫何尝不是自己的情劫呢?荼姚的身体逐渐镀上一层金纱,在湛蓝的九重天里慢慢消散。
荼姚从彩云里传话给旭凤,“旭凤,母亲现在只愿你一生顺遂,远离情情爱爱的纷扰。”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
当年因情劫化为真身的花神也是这样盼望着自己的女儿无爱无恨,平平安安。如今轮到天后荼姚,可始作俑者仍然身居高位荣华富贵。


旭凤呼唤着母神,却怎的都抓不住母亲的衣角。他的母神,一个一生骄傲的女子,就这样在风中消散了,抓不住,留不得。
天帝太微眼里闪过一丝不舍,虽不爱荼姚但多年夫妻,对她留存了几分愧疚。但想到荼姚阻止自己和心爱的梓芬相守,太微又愤恨不平。


“天后殡天,极尽哀荣。”
无情最是帝王家。丝毫不想挽留发妻的涅槃之魄,太微比谁都镇定自若。
“鸟族由朕代管,待旭凤下凡历练后再交于管辖。”
好一招以退为进,似乎是要交权给旭凤,但只是空头支票,帝王权术不过如此。


旭凤哀嚎着跪在地上,请求父帝救救母神,但看到的父亲没有什么哀恸只有天家威严。
情字,花神难逃,天后难逃。
原来,天帝真是这世上最大的囚徒。



锦觅虽不喜颐指气使耀武扬威的天后,但看她落得形神俱灭的下场,心中也不由得寒颤。
天后最错之处,竟是嫁与不爱的天帝。
无情最是帝王家。人间的话本子里说的一点错也没有。

润玉心里五味杂陈。此生非觅儿不娶。想不为鱼肉,只有做渔夫。护亲人一时清欢。
水神花神、风神雨神原来都恨高高在上的天后,但如今想来荼姚不过是善妒的可怜女子罢了。
真正伤人的利刃,是握在太微手里。不夺下这柄锋利的刀,不知有多少像梓芬、簌离,或是荼姚这样的可怜女子。



这些年来,润玉韬光养晦,深居简出,做着无甚权势的司夜之神。但战神旭凤的依靠荼姚殡天,润玉却受水神花神还有风神雨神一派庇护,这天界太子还不知花落谁家。
天界一时间像风中墙头草,一点风吹草动便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这日上朝,天界众神仙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出了什么差池让天帝龙颜大怒。
润玉递上奏折,天帝似往常般随手翻开。
太微看到内容时不禁气血翻涌,里面一桩桩一件件历数自己的罪状。太微怒上心头,拍案而起,“来人,将润玉这不肖竖子给我拿下!”


朝堂众人大惊失色,齐刷刷地跪了一殿,却听得润玉大义凛然的呐喊。
“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不为桀亡。这天道在太微你这里湮灭了太久,今天我要匡扶这正义,收复九重天!”
“大胆!”
太微用三味真火对润玉攻击,不料与水系凌波掌针锋相对。
“水神,连你也要造反吗?”
太微不可思议地盯着陆续加入战斗的水神、雨神,还有十二生肖仙人等人。


“陛下,歧途已远,早日回返吧。”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一向忠心耿耿的鸟族护卫因荼姚的湮灭而叛变太微,早已将宫殿团团包围。再加上水神雨神的人马,太微众叛亲离。
太微泄力,瘫坐在龙椅上。“润玉你这逆子!竟敢对本座下毒!”


“父帝多虑了,奏折上这药只是让父帝丧失灵力一个时辰罢了。”
话音未落,旭凤身披金色战甲,风风火火地杀进殿内。
太微看到一丝希望,把旭凤当做救命稻草。
“旭凤,拿下润玉本座便立你为太子!”
旭凤看了看紧握龙椅扶手的父帝,又看了看负手直立的兄长,对着天帝一拜,再回过身与润玉面对面。


“旭凤甘愿追随兄长。父帝残暴,兄长宽厚,定能将如今这乌烟瘴气的九重天治理得井井有条。”
旭凤单膝跪地,奉上之前太微赐予他初始魔界的赤霄剑。


润玉扶起旭凤,转身对跪在地上的众卿家说道,“润玉不才,敢问太微能将枕边发妻弃如敝履,让手足兄弟自相残杀,众卿家他日不趁龙意时能否有命在?”
“道可道,非常道。今日润玉逼太微退位,不过是永保天界安宁。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以天下之所顺,攻亲戚之所畔,若有神仙置喙,大可与本座当面锣对面鼓。”


众神仙均大怖润玉这雷霆手段,见太微大势已去,对着不住叩头,“臣等愿誓死追随夜神殿下,请殿下即位。”
见水神雨神、旭凤对自己微笑颔首,润玉一步一步走向太微那无数血腥的龙椅,拿水系灵力做了一个结界。
“来人将太微押至婆娑牢狱。父帝,您不是说自己是这天界最大的囚徒吗?这般滋味您慢慢体会。”




在远处云雾缥缈的蛇山,一位翩翩谪仙人叹了口气,怜爱地抚摸着案几上拳头大的金色小鸟的羽毛。


半数的玄穹之光堪堪保下荼姚的涅槃之魄。如今荼姚灵力尽失,却能以凤鸟真身如愿以偿地与心上人长相厮守。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没了天后身份的桎梏,也许更加逍遥自在,只羡鸳鸯不羡仙。


“荼姚啊,太微他太执着于名利这些身外之物了。权力最终还是成了他躲不过的劫啊。”
小鸟啁啾着蹦上仙人宽厚的手掌。
“我们这次一生一世不分离可好?”
小鸟像是听懂了六界官话,却用鸟语叽叽喳喳地回应。
“啾啾。”



————分割线————

谢谢 @说美式不苦的人是没味觉吗! 小可爱的打赏鼓励!

祝所有小可爱新年快乐!

《树深时见鹿》正文下更完结。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锦玉】树深时见鹿(七)


(七)

太微甚为触动,颤颤巍巍地开口:“梓芬、簌离,这些年可好?”仿佛是多年未见的老友寒暄。
面对着两位红颜知己,太微的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花神梓芬。


荼姚在旁咬牙切齿,太微毁我一世!
当年荼姚待字闺中时,尊为鸟族族长的父亲更属意与女儿青梅竹马的天界大殿下廉晁。


二殿下太微为了得到鸟族势力费尽心思,与兄长对饮时将其灌醉,偷走了廉晁中衣里贴身而放的信物——荼姚所赠的寰帝凤翎。

廉晁上穷碧落下黄泉,怎的也找不回信物。眼见天界与魔界战争在即,廉晁只得将儿女情长放到一边,安心应战。


这一战,天地为之变色,江河湖海皆是触目惊心的血。

魔尊致命的一击,重伤正在冲锋陷阵护住太微的廉晁,廉晁陨落在六界尘埃中。而偷得寰帝凤翎的太微,却带着赫赫战功凯旋。

荼姚在六界中寻觅廉晁踪迹,到底悻悻而返,寰帝凤翎为何没能护住心上人的性命成了她多年解不开的心结。
后来,太微声称清扫战场时捡到一支金色羽毛,荼姚阴差阳错地嫁与他。


鸟族争强好胜,容不得眼中沙肉中刺,看太微背弃不复娶的承诺拈花惹草,荼姚赶走太微身边的无数莺莺燕燕,满门心思扑在旭凤身上,谁成想儿子竟然爱上了自己情敌的女儿!

可悲可叹!不能与青梅竹马的爱人长相厮守,嫁与朝三暮四的花心夫君,真心错付!


太微这时却深情款款地开口,“梓芬为何你多年不现于世?我找的你好苦。”
水神咬牙切齿地回复:“若不是你,梓芬怎会经此情劫?你不顾师尊好言相劝,对梓芬百般纠缠,让梓芬承担天谴变回真身。”

水神洛霖的手被花神梓芬握住。
洛霖停歇片刻继续说道,“我多年将梓芬真身莲花贴心口温养,加上雨神师弟、风神师妹夫妇的精心呵护,两千年前才可化形,如今才恢复记忆。”


簌离何尝不是可怜人?只因与天帝的心上人几分相似,龙鱼族便被威胁要送出公主和亲。
又有谁问她一句是否心甘情愿背弃婚约,再被强盗的悍妻夺走骨肉然后弃如敝履?


如烟往事倏忽间历历在目。
润玉头痛欲裂,一个趔趄,幸好锦觅在旁搀扶。

原来,他不是被母亲遗弃的孩子,割龙角,拔龙鳞,母亲是迫不得已地隐藏自己龙的气息,让自己长长久久地留在她身边。
“母亲……”润玉低沉喑哑的呼唤让簌离红了眼眶,两人想紧紧抱住痛哭一场,但此时此刻的情境不许。


锦觅见小鱼仙倌这样剧烈的不适,心知他想到些糟糕的回忆。
原以为自己是天生地养被长芳主点化的葡萄精灵,突然被告知有花神母亲和水神父亲,但看长芳主和众芳主严肃的神情不像有假……

这时的锦觅和润玉一样,心里一团乱麻。但锦觅随即被喜悦的泡泡包围起来,好像在甜甜蜜蜜的梦里。
这样的话,爹爹娘亲,叔伯阿姨,还有小鱼仙倌和簌离婆婆,大家都是一家人,多好。


花神梓芬做了个浣花咒,锦觅周身百花齐放。

久在震惊中的旭凤移不开眼,怔怔地看着喜欢的绝代佳人锦觅。
润玉也是屏气凝神,原来这就是觅儿体内的陨丹,懵懵懂懂、不谙世事,尽是陨丹作祟。

若非出于保护儿女的用意,哪位母亲愿意让孩子这样辛苦地成长呢?
母亲和花神被逼无奈的此举,罪魁祸首就是高高在上的父帝——太微。


锦觅转了一圈,花香四溢,沁人心脾。
现在的她解开了伽蓝印,既是原来的葡萄,也是崭新的霜花。

“爹爹!娘亲!长芳主!”
锦觅扑进亲人们的怀里,是他们的呵护备至,让自己无忧无虑地长到四千岁。
“锦觅想和小鱼仙倌结为夫妻,一起侍奉爹爹娘亲各位芳主,还有簌离姨风神姨母雨神伯伯!”


润玉红了眼眶,得觅儿一心人,此生足矣。

娘亲,请放心,孩儿一定会保护好爱的人,不再做笠泽里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鲤鱼!



————分割线————

青青子衿的碎碎念:

《树深时见鹿》快要大结局啦~
盼望读到这里的小伙伴能给本人的第一篇锦玉《清水出芙蓉》点点小红心和小蓝手~
谢谢大家的鼓励!

不知道大家对lo主这样的身世安排有什么想法
呢?欢迎大家在评论区和群里讨论。

欢迎加入qq群子衿水榭
群聊号码:954802166



【锦玉】树深时见鹿(六)


(六)

##纵山高水长,之吾心所向,无悔矣。##

##锦玉夫妇私定终身,水神花神、簌离夫人众芳主、天帝天后同在求婚现场##


“小鱼仙倌,你看觅儿穿这身好看吗?”锦觅提着湖蓝色的裙角,在润玉面前轻盈地转了一圈。
锦觅觉得小鱼仙倌的眼睛里有星辰大海,像是要把自己淹没在无边无际的温柔里。

在润玉昏迷的这段时间,锦觅问医拿药,在天界四处走动,机缘巧合认识了月下狐狸仙,还获赠不少话本,现在小葡萄的词汇也愈发丰富起来。
现在润玉醒来,锦觅好像英雄有了用武之地,温润如玉,翩翩君子,郎才女貌,天造地设,这些词儿就是为自己和小鱼仙倌的“锦玉”良缘量身定做的呀!


“觅儿这样好看,裙子更是相得益彰。”
润玉自然是觉得觅儿穿什么都好看,只是今日朝堂,解除婚约要离经叛道,旭凤对自己虎视眈眈,怕是一场腥风血雨。
觅儿单纯懵懂,无论如何也要护她平安喜乐。连润玉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如今真是待觅儿如救命恩人这样简单?

无论是真心诚意地夸赞自己引以为耻的尾巴无与伦比,还是在自己身受重伤昏迷不醒时衣不解带地悉心照料,对朋友的重情重义,对肉肉、对自己,这样的锦觅,是润玉孤寂的千万年来从未遇到过的明媚的小太阳。

润玉不想思考锦觅是否不谙世事,婚姻是否合情合理,现在,只想紧紧握住照到自己昏暗冰冷的水潭的光不放手。


纵山高水长,之吾心所向,无悔矣。


润玉拿出自己曾想弃如敝履的逆鳞,郑重其事地递给锦觅。
“觅儿,这是我身上的龙鳞。你想找我时,就念唤龙诀,不消片刻我便会出现在觅儿身边。”

锦觅双手捧过,变换出丝线将龙鳞系在脖子上贴近心脏,温暖清清冷冷的龙鳞,如此甚好。但身无长物的葡萄精灵有什么可回赠的呢?


思索再三,锦觅取下葡萄藤发簪,幻化为两半,一半依旧戴回,一半递给润玉。
“锦觅作为法力低微的精灵无甚宝贝,只有将真身的葡萄藤的一部分回赠小鱼夫君,我们夫妇一体永结同心,不离不弃。”

锦觅在水镜里百无聊赖,和肉肉、连翘她们看了不少话本子。
书到用时方恨少,还好还好,言有尽而意无穷。言外之意就让思虑周全的小鱼仙倌慢慢琢磨去吧!

他要是胆敢像人间的皇亲国戚一样朝三暮四、三妻四妾,小心被剥葡萄皮吐葡萄籽。反正他现在也是葡萄家族的一员了。



润玉还停留在“夫妇一体”的震惊中,觅儿如此情意,自己怎可辜负?今日即使是刀山火海,也不让觅儿受伤分毫。

润玉接过葡萄藤,屈膝和锦觅等高,“那烦请觅儿夫人帮为夫戴上。”
锦觅欢欢喜喜地抚摸着润玉柔顺的秀发,摆弄许久木簪,端端正正地戴到润玉头上。“小鱼仙倌真是顶顶好看的鱼!”

不知怎的,锦觅又想起救了小鱼夫君的那日,清洗他身上的泥垢时,那无与伦比的尾巴也是这样溜光水滑,待到灵修时一定好好瞧瞧。
锦觅一不小心情不自禁地把心里话说出口,闹了润玉一个大红脸。

小鱼夫君严肃时清清冷冷的声音也好温柔,锦觅完全抓不住润玉的重点。
润玉看小妻子懵懵懂懂,心说来日方长,拉住锦觅的手向九霄云殿走去。


私定终身的二人未曾想九霄云殿竟这么多人。天帝天后、火神旭凤、月老丹朱、水神、风神雨神,花界各位芳主,一脸严肃地盯着携手走来的锦玉夫妇。

润玉见锦觅瑟缩着后退,像老母鸡护崽似的把她护在身后,手背到后边在在锦觅手心划了“有我”二字。
锦觅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突然有了依靠不再惴惴不安。


“润玉养伤许久,今日特向父帝母神请安。问叔父、水神、风神、雨神,各位芳主好。”
润玉不卑不亢地请安问好,但锦觅觉得现在的安宁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夜神免礼。吾儿此番平定有功,自当多多休息。传朕圣谕,赐仙草千株金万两。”
锦觅突然觉得话本里天家无情的话不是说说而已。
小鱼仙倌卧床几日,不见有人探望,只有水神还有点良心惦记着便宜女婿,连亲兄弟旭凤也只是在门口通传。


正想探头探脑为夫君打抱不平,锦觅的小脑瓜硬生生地被润玉推回身后。

天后却抓住把柄,开口责问,“这小妖是谁?润玉你怎可带上九霄云殿?”

长芳主出言回击,字字珠玑,“我花界精灵还无需天后责问。锦觅还不过来随我回去?”锦觅摇摇头,又向润玉背后缩了缩。

长芳主恨铁不成钢,但又无可奈何,只愿锦觅身世的秘密不要被抖落出来。


刚才沉默的润玉朱唇一启,在众人耳中却是平地一声雷。
“润玉想请父帝水神解除婚约,允许晚辈同救命恩人锦觅成亲。责罚由润玉一人承担,请父帝水神治罪。”

“小鱼仙倌!”
锦觅焦急,看天帝那样严肃无情,怎会轻易放过自己未来的夫君?


旭凤看不得锦玉二人的你侬我侬,施法碰落锦觅袖中自己赠予的寰帝凤翎。
没想到在魔界为护锦觅的凤翎竟在此时派上用场。

锦觅被一小股精纯的灵力撞击,头上的锁灵簪,袖中的寰帝凤翎,脖子挂的应龙逆鳞尽数掉落。


“先花神梓芬?”丹朱看着锦觅惊呼出声,天帝天后也震惊地说不出话。


却见层层叠叠的帷幕后走出两位绝色佳人。
两位佳人柔柔弱弱,言语间的气势却丝毫不减。
“拜见天地陛下、天后娘娘,梓芬在此,今日回归神位。”
“民女簌离拜见天地陛下、天后娘娘。”


————分割线————
作者青青子衿的碎碎念

本章篇幅长长长,感谢大家的阅读。
私设如山ooc,希望给所有人一个圆满结局。

花神和簌离未香消玉殒,风神和水神的兄弟雨神和和美美。天帝天后虽爱慕权势但也不是十恶不赦。锦玉夫妇当然要恩恩爱爱幸福美满!


欢迎加入qq群,子衿水榭,群聊门牌号:954802166,大家一起嗑嗑糖!

我给大家拜个早年!
预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